上观新闻:吴心伯:拜登下月将开启上任后首次亚洲行,有哪些关注点?(访谈)
  发布时间: 2022-04-28   访问次数: 577

(题图来源:新华社)

 美国白宫27日宣布,美国总统拜登将于5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这是拜登自去年1月上任以来首次访问亚洲,发生在俄乌冲突持续等特殊背景下。有评论称,拜登此访表明,美国没有忘记印太地区和中国,乌克兰不是唯一议题。外界关心,此访有何看点,会释放何种信号,又将对地区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

 校准亚洲政策?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27日发表声明,预告总统拜登下月将首访亚洲,并勾勒出此次行程的基本轮廓。

 此访从520日至24日历时5天,拜登将先后到访韩国和日本两站:将与韩国总统尹锡悦、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分别举行双边领导人会谈,讨论深化安全关系、加强经济联系并扩大密切合作;还将在东京出席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会谈。美方希望通过此访进一步加深政府、经济与民间之间的联系,推进对“自由开放印太地区以及地区盟友坚如磐石的承诺”。

 综合舆论观点,拜登此访发生在俄乌冲突继续、中美关系紧张、朝鲜加紧武器试验的背景下,其重点在于加强同盟团结、校准对亚洲的外交政策。

 一方面,拜登正处于任内关键时期,乌克兰危机已成为其任期第二年的消耗性问题。他承诺向乌提供数十亿美元援助、对俄加强制裁,他需要盟友的支持和配合。

 另一方面,拜登是近年来连续第三位宣称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以应对中国的美国总统。只是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其任内首次亚洲行比大多数前任都晚,距离上任已过去16个月。白宫官员称,尽管受俄乌冲突牵引,但他们仍能聚焦亚洲事务。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指出,这次访问在年初就已规划,开始传出在4月进行,如今敲定5月,时间上可能也是受俄乌冲突影响。拜登此行的主要目的仍是推进以中国为主要对手和目标的“印太战略”。美国2月发布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报告”,国务卿布林肯计划在未来几周就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发表演讲,美方即将推出“印太经济框架”……这些动作都相当于为拜登的亚洲行营造气氛。总体来说,美方希望通过此访向外界表明,尽管俄乌冲突、欧洲方向是拜登政府的当务之急,但它并不打算对“印太战略”的推进作出重大调整。

 韩国为何兴奋?

 白宫没有透露拜登此访具体行程。韩方则给出更详细的预告。韩联社28日称,拜登将于520日至22日访韩,21日与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举行首脑会谈。这将是两人首次会面,发生在尹锡悦510日就职后第11天。

 据尹锡悦团队披露,两位总统将围绕韩美同盟发展、对朝政策合作、经济安全及其他地区和国际热点进行广泛讨论,期待通过此访推动两国全面战略同盟得到进一步提升。

 拜登来访消息传出,韩国舆论兴奋不已,因为多方面安排打破常规、较为罕见。

 一是,美国总统首次访亚洲时首站通常选择日本,此行却将韩国排在前面。拜登访韩日程也相应地拉长至三天两夜,前任总统特朗普在2017年和2019年访韩时均逗留两天一夜。

 二是,韩国新总统就任后的首次韩美峰会通常在美国举行,而此次将是美国总统近29年来首次在韩国政权更迭后率先来访。与此同时,这也是韩国历届新政府成立后速度最快的一次韩美首脑会谈。现总统文在寅和前总统朴槿惠分别在就任第51天和第71天与时任美国总统举行首次会晤。

 有评论称,上述“突破”表明美韩同盟正在加强团结,与尹锡悦团队的积极争取分不开——上月,拜登曾与尹锡悦通话;本月初,尹锡悦派遣“韩美政策协商代表团”访美,转交尹锡悦亲笔信,并与美方展开紧密协调;上周末,韩美首脑会谈美方筹备组访韩,其中包括拜登政府中负责“印太政策”的重要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访韩期间,除“尹拜会”外,另一看点是访问板门店。2019年特朗普在板门店与朝鲜领导人一起踏上朝鲜领土,牵引全球目光。如今,半岛局势重新升温,美国航母罕见驶入韩国东部海域。与此同时,尹锡悦誓言强化韩国对朝立场。外界关注,美韩或在美国总统来访时围绕朝核问题、韩美关系给出政策基调。

 日本失去“头筹”?

 与韩媒热议形成对比,日本舆论较为平静。日本官员28日上午并未确认日美峰会、“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会议的细节。

 日本《朝日新闻》此前称,拜登将于522日访日,23日与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谈,24日出席“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会议。此访将向国际社会展示重视日韩的姿态。至于访问顺序,日本外务省官员称,“这是美国的日程安排,没必要吹毛求疵。”

 一直以来,日本将日美同盟视为外交“基轴”,历届首相热衷于在上任之初访美,以展示两国伙伴关系的稳固性,并以能更快与美国新领导人会晤而自豪。日本前首相菅义伟曾在去年4月拔得拜登任内访美“头筹”。不过自去年秋天上任以来,岸田访美迟迟未能成行。日本高层对此感到焦虑。

 有日媒称,日方不应拘泥于形式上的盟友关系。拜登与岸田此前已有多次接触,包括上月在比利时参加g7紧急峰会等。再加上,日美两国合作前景广阔,如经济政策协调,包括先进技术合作、加强供应链、保护本国及盟友知识产权等,日本还考虑大幅增加国防开支。

 吴心伯认为,围绕访问顺序,除上述因素外,还应考虑到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想把美日韩三方捏到一起,实现同盟三边化,但因韩日关系在过去几年闹得很僵,美国无法如愿以偿。如今,随着韩国保守派新总统上台,释放出改善韩日关系、加强韩美合作的信号,美国似乎看到了机会。因此,拜登先访韩国,可能也有先与韩国新总统对接、进行政策摸底,然后再到日本商量如何推进日韩关系以及美日韩三方合作的考虑。毕竟就美国来说,日本是一个较为恒定的因素。

 四方“大展拳脚”?

 与此同时,印度舆论也对拜登计划中的亚洲行给予较大关注,特别是印度总理莫迪将出席的“四方安全对话”会议。据悉,莫迪将于524日在东京与拜登举行会晤,并出席美日澳印四方会议。四方将重点讨论建立全球供应链、疫苗支持和人道主义救灾援助等问题。

 在双边访问中插入多边会议,邀请印度、澳大利亚参与,美方这一安排有何深意?印度媒体称,俄乌冲突下,四国开会相当于美国发出信号——它没有忘记印太地区和中国,印度将与其他伙伴一起在印度洋上大展拳脚。

 在吴心伯看来,所谓“四边机制”是拜登政府“印太战略”的核心内容,美方大力推进不足为奇。现在的问题是,美印在对俄立场上分歧明显、难以愈合,也对四国合作投下一些阴影。但无论如何,其本质是在本地区挑动地缘政治对抗、加剧地区国家间分裂,将对地区和平、稳定、合作造成负面影响。

 围绕拜登此访,吴心伯指出,两方面动态值得关注。

 一是,各方会作出哪些新表述。比如, 美国可能希望在美韩联合声明中写入韩国此前尽量避免的一些内容, 如台海问题等;又如,四国领导人会谈会不会在联合文件中写入对俄制裁等内容。

 二是,各方会推出哪些新措施。比如,美国是否会将美日韩三方合作打造成印太框架下继“四方安全对话”、美英澳三国安全伙伴关系后又一新的抓手;又如,美韩是否会推出应对半岛局势变化的新措施;再如,各国会如何推进经济合作等。

 “最近,王毅国务委员在与越南副总理兼外长通话时提到一句话:乌克兰这样的悲剧不能在亚洲重演。”吴心伯认为,言下之意是,亚洲国家要小心,不要充当美国地缘战略的“棋子”,以免落得对自身极为不利的悲剧境地。

(来源: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安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