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吴心伯:中方严厉警告全球关注,专家:此次通话展现出两个鲜明特点
  发布时间: 2022-07-29   访问次数: 50

(来源:《新民晚报》,2022年7月29日

从战略竞争的视角看待和定义中美关系,把中国视为最主要对手和最严峻的长期挑战,是对中美关系的误判和中国发展的误读,会对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产生误导。

7月28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两国元首就中美关系以及双方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坦率沟通和交流。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方在通话中释放了双边合作上的一些积极信号,总体态度较前几次通话有所改变,但其基本对华战略不会因此而改变。

展现两个鲜明特点

这是习近平主席与拜登总统的第五次通话,也是年内的第二次通话。

3月18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应约同美国总统拜登视频通话。图源:新华社

习近平在通话中指出,当前,世界动荡和变革两种趋势持续演进,发展和安全两大赤字不断凸显。面对变乱交织的世界,国际社会和各国人民都期待中美两国发挥引领作用,维护世界和平安全,促进全球发展繁荣。这是中美两个大国职责所在。

拜登表示,当今世界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美中合作不仅有利于两国人民,也有利于各国人民。

吴心伯认为,与此前的通话相比,此次通话表现出两个鲜明的特点:

其一是问题导向,双方就一些具体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中方最关心的是台湾问题,所以就这个问题重点表达了看法,并提出要求。美方最关心的是乌克兰危机。因为俄军前一阶段的战果令美国内部出现了主张谈判的声音,而拜登政府认为中方的影响力在谈判中不可或缺。

其二是合作导向,美方对于推进两国合作的态度有了一定的变化。与美方此前在新闻通稿中少有提及两国合作不同,拜登政府此次明确提及在一系列地区及全球问题上进行沟通协商的意愿,尤其是气候变化和健康安全。

高度关注台湾问题

民意不可违,玩火必自焚。在通话中,习近平就台湾问题向美方发出警告,全球主流媒体第一时间均捕捉到这一重磅信号。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的核心问题,两国元首五次通话均有提及。但由于部分美国政界高层人士近来在台湾问题上的挑衅,此次警告措辞更为严厉,也因此受到全球关注。

此前,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透露有意窜访台湾地区。中方通过国防部、外交部及驻美大使馆等多个层级和渠道表示强烈反对,美国内部也随之乱了方寸。

据美媒报道,白宫对佩洛西的意愿表达了高度关切,拜登公开称美国军方认为“这不是个好主意”。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和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库伯联名在《纽约时报》刊文,担心两国可能因佩洛西之行爆发军事冲突,建议她推迟行程。

美国亚洲协会会长、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也表达了高度担忧:“此刻世界上紧张局势满布,大家都疲于奔命,为何不必要地多加一笔?”

佩洛西的一意孤行正将中美关系推向险境。图源:Reuters

吴心伯表示,佩洛西的意图主要是基于国内政治需要和个人政治前途的自私考虑。目前拜登政府民调支持率走低,民主党面临中期选举的巨大压力。如果共和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那么佩洛西的议长地位不保,这是她不愿看到的。

据美媒最新报道,佩洛西29日起率团访问亚洲,预定访问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但台湾地区目前列为“暂定”。

值得注意的是,众议院外事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籍议员迈克尔·麦考尔和民主党众议员安娜·埃苏此前表示,他们收到了来自佩洛西的一起访台的邀请,但二人都称自己无法参加。

拜登在通话中重申,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美方不支持台湾“独立”。

美国对华没有质变

作为两个大国,如何助力世界尽快摆脱新冠疫情,走出经济滞胀困局和衰退风险,是地区乃至全球关切的问题。

习近平在通话中强调,中美应该就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障全球能源和粮食安全等重大问题保持沟通。违背规律搞脱钩断链,无助于提振美国经济,也将使世界经济变得更加脆弱。

连续数个月来,美国通胀率持续攀升,已创下40年来新高。美联储不断加息收效甚微,同时引发国际资本市场动荡,加剧中小国家金融和债务风险。拜登政府近来围绕是否取消部分前任政府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持续争论,但并未作出决定。

吴心伯表示,中方就加强宏观协调、维护全球经济稳定提出相关建议,体现了中方的大国担当与格局。尽管拜登政府对加征关税同样不满,但碍于作为民主党票仓的工会对取消相关关税的坚决反对,拜登政府很难在短期内作出决定。

《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暗含了“与中国竞争”的条款,强迫半导体企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图源:AP

同时,美国也没有放松遏制中国的步伐: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刚刚通过《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对半导体行业给予总规模约2800亿美元的补助、投资及税收减免;美军最高将领正在澳大利亚主导召开由“印太地区”26国军方负责人参加的安全会议。

吴心伯认为,虽然美国意识到在具体问题上需要与中国加强协调与合作,但美国对华战略不会出现显著变化,美国对华政策仍会以竞争为主。在此基础上,中美需共同探索一种两国关系的新范式,即在竞争主导的情况下努力管控竞争,同时在双方都有兴趣与利益的领域推进务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