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宋国友:“印太经济框架,地区国家听言观行”
  发布时间: 2021-11-23   访问次数: 181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近日的亚洲之行中提到打造印太经济框架计划的设想。未来这一框架可能会围绕贸易便利、数字经济、清洁能源、劳工标准和供应链等具体领域展开。就目前而言,正如其名字所显示的,仅仅是一个框架。

该框架反映出拜登政府对亚太或者印太区域的经济战略动向。虽然具体细节仍有待观察,但框架空间将呈现出如下结构特征:

一是印太战略之内。拜登政府的印太经济框架是为其印太战略服务的。拜登政府继承并深化了特朗普政府所提出的印太战略概念。该战略有诸多不足,而最大的短板是经济。拜登政府对此心知肚明,因此寄希望于提出一个新的框架补上短板,做实做强印太战略

二是中国经济之外。从拜登政府整体外交和经济战略逻辑看,该框架不会把中国纳入其中,不会从合作的角度包容中国的经济因素,更不会考虑与中国所提出的地区经济合作倡议对接。不仅如此,该框架还会针对中国,把中国划在框架之外,体现出浓重的与中国竞争的色彩。

三是现有标准之上。以拜登政府及其团队成员的政策考虑看,该框架会有意超越现有的地区经济正常标准,着重强调所谓规则的高标准,从而既用高标准来迎合美国内需求,同时又把刻意的高标准作为提升地区经济竞争力和影响力的重要手段。

四是美国利益之下。该框架由美国提出,服务于美国国家利益,而非本区域的经济稳定增长。框架议题的选择,合作对象的选取以及实施规则的选定都要以美国利益评估为优先。

基本框定了内外、上下等边界后,该框架的总体结构也就大致清晰了。从拜登政府提出这一框架的动机和时机看,体现出美国历来在本地区经济合作中鲜明的美式风格。

其一,舍正途,求偏道。美国作为亚太国家,积极提出经济合作倡议是正当的,发挥一定的主导作用也可以理解。但美国过去一段时间提出的诸多经济合作倡议,往往脱离地区经济合作的正途。本地区经济合作的正途为何?很简单,要为了地区经济发展。凡是从其他目的出发的经济倡议,大都可以归为偏道。美国提印太经济框架倡议,虽然套了个经济框架的帽子,本质还是服务于其推行印太战略这一地缘政治考虑。对此,地区相关国家应该也是心知肚明。

其二,有创意,无坚持。美国在印太地区经济合作上,确实提出了不少新创意,颇有点让地区成员应接不暇。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就提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了数年,本已经达成,但最后被特朗普政府给废除了。其他成员在美国突然退群的情况下,接续成立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拜登政府上台以后表态不参与CPTPP,并推出了印太经济合作框架这一新概念。如此有创意但无坚持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两党执政要对着干的党争格局。如果美国能够基于地区经济利益,坚持推进原有的合理协议,早就深度嵌入地区经济合作的机制安排了。

其三,多言辞,少投入。美国为了推销某一经济倡议,会使用非常华丽的外交言辞。比如,在描述印太经济框架计划时,就大谈所谓开放、互联、繁荣的愿景以及基于自由、开放的共同价值。好的言辞让人舒服,但能否合作要看实际投入。现实是美国不会为了推动合作而增加多少真金白银的投入,或者说,承诺的投入也很难持续。美国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推出若干救助法案,耗费甚巨,不得不大幅举债。在当前的财政困局之下,又怎么可能为地区经济倡议投入巨资呢?为了地缘政治目标,短期内勉力而为,长期又怎么能持续呢?

对于这三大风格,地区成员早已领教。对这一框架的后续发展,也会听其言、观其行。最关键的是,地区绝大多数成员的立场,是希望美国的地区经济战略跳出同中国竞争的狭隘考量,切实与中国合作。中美合作符合地区最广大成员的共同利益。美国如果不能摆脱陈旧思维,无论怎么调整,都将处于不正确的方向上。自身所耗费的经济成本、对地区经济合作的伤害以及对自身国家信用的冲击,都是可见的。兜兜转转,美国可能还是那个美国,但亚太(印太)早就不是那个亚太(印太)了。(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