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刘丽荣: 稳健的默克尔谢幕:德国不再“等待”,改革时代开启?
  发布时间: 2021-12-10   访问次数: 358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8日,德国柏林,奥拉夫·朔尔茨当选新一任德国总理后,与默克尔正式交接。 视觉中国 图

12月8日,德国社会民主党人朔尔茨经由联邦议会选举,成为联邦德国的第九任总理。默克尔长达十六年的总理任期由此宣告结束,一个时代也随之终结。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德国历任总理的政绩,阿登纳的贡献无疑是欧洲一体化,艾哈德是经济奇迹,基辛格任期最短乏善可陈,勃兰特是新东方政策,施密特是G7进程,科尔是两德统一,施罗德是欧盟东扩,默克尔则是危机管理。凭借务实稳健的执政风格,默克尔领导德国平稳地度过了一系列危机。但是,相对于几位前任,默克尔缺少开拓性的理念和政绩。

在动荡的世界中提升国际信任

在过去十六年间,德国及其周围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随着中国的崛起,全球力量格局加速演变,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出现裂痕;其次,全球经济发展失衡导致难民潮,新冠危机给全球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灾难性的影响;第三,在欧盟内部,债务危机削弱了福利国家制度的基础,英国脱欧导致欧洲一体化出现重大倒退,欧盟周边不断爆发地缘政治冲突。

默克尔任内,德国经历了金融危机、乌克兰危机、难民危机、英国脱欧、新冠疫情等一系列危机。虽然大部分危机并未得到有效解决,但是默克尔作为务实的危机管理者,确保德国在危机中保持相对稳定。与此同时,欧洲邻国和合作伙伴对德国的期望越来越高,德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获得提升。在默克尔任内,德国对外政策角色实现调整,从“居于共同领导地位的欧洲力量”逐渐转变为“国际事务的领导力量”。

作为德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理,默克尔改变了男性主导的德国政治版图,其持久稳健的领导地位对于女性代表权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默克尔先后14次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执政期间,默克尔先后任命两位女性国防部长。在刚刚履新的“红绿灯”联合政府中(由社民党、绿党、自民党组成),女性执掌八个部长席位,这也是德国内阁首次实现性别平衡。

缺乏开拓性的理念和政绩

谨慎、清醒、克制、谦逊、自律、精确、冷静,这些特点为默克尔赢得了国际声誉。但也正是因为过于谨慎,默克尔未能对德国和欧盟的发展方向提出前瞻性的理念。默克尔任内,德国被视为欧洲内部和解的力量,但是对欧盟改革缺乏热情。德法合作作为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受不同利益的影响,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在国内政治方面,默克尔任内缺乏重大的议题主张。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德国宣布弃核,是默克尔为数不多可以持续留存的政绩。在数字化、气候变化、住房、养老、护理等重大而迫切的国内问题上,默克尔政府缺乏建树。新冠疫情期间,尽管德国的病死率和经济损失低于其他欧洲国家,但是也暴露了联邦体制下国家机器的运作困难和固有弱点。

在过去十六年间,德国的党派政治发生转变。原本处于政治光谱中右翼的联盟党,在默克尔领导下逐渐向左偏移,导致中左翼政党社民党空间收窄。由于政治光谱右侧空缺,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得以成功上位。与历任总理不同,默克尔选择不再连任,主动离开权力舞台。与前任相同的是,默克尔卸任之后,所在政党在大选中遭遇历史性败绩,失去了领导下一届政府的机会。

区分合作与争议的对华政策

在默克尔任内,中德关系发展稳健。默克尔时期的对华政策,经历了“以价值为导向”到“以问题为导向”的转变。默克尔上台之初,一度对华采取积极对抗的姿态,但是这一政策调整并不持久。迫于经济界的压力,默克尔政府主动寻求修复中德关系。

综观默克尔时期的对华政策,基本延续了科尔和施罗德时代的对华政策,即把经济合作与争议问题区分开来。在过去十六年间,默克尔曾经十二次访问中国,是访华次数最多、最了解中国的欧洲领导人。在中欧关系领域,默克尔主张欧盟与中国进一步发展伙伴关系,与中国共同解决全球问题。

在德国联邦国防军为默克尔举行的军乐告别仪式上,默克尔发表演讲,鼓励人们用他者的眼睛看待世界,感知与己相异的观点,争取利益平衡。这段话是默克尔十六年外交实践的心得,也是对新政府的期许。

“等待”政治的终结

默克尔时代始于危机,也在危机中落幕。由于联邦和地方政府相互推诿,防疫政策宽松迟滞,德国新冠疫情感染率不断创下新高,在第四波疫情下的全球人口大国中排名第一。11月德国通货膨胀率高达6.0%,是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纪录。默克尔任内,受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影响,德国长期实行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导致居民财富大幅缩水。

10月以来,波兰和白俄罗斯边境的难民危机愈演愈烈,一方面暴露出欧盟东部伙伴关系存在的问题,一方面体现了默克尔自由化难民政策的后遗症。2015年,默克尔在未与欧洲邻国沟通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对难民开放边境,加剧了欧盟成员国在难民问题上的利益分歧。8月,德国在阿富汗撤侨行动中表现仓促失序,宛如灾难大片。默克尔任内,在外交政策方面未能发展出独立的国家安全战略,德国从阿富汗撤军暴露了这一短板。

“等待”是默克尔执政风格的一个关键词。在等待的过程中,问题也许会自行向正确的方向发展,但是也有可能进一步恶化,错失作为的良机。默克尔卸任之后,德国社民党秘书长克林拜尔宣布“等待”政治的时代走向终结。在新内阁就职仪式上,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指出,随着“红绿灯”政府的上台,德国将开启变革的时代。

(刘丽荣,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德国波恩大学哲学博士)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