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冯玉军:"重新回来的俄式保守主义"
  发布时间: 2021-12-12   访问次数: 11

 当今世界,与世界经济调整、国际格局重构、全球秩序重塑相伴随的,是社会思潮的纷乱混杂。在经历了冷战结束30年的弥漫之后,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遭遇挑战,各种竞争性、替代性思潮纷纷登场。今年的10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瓦尔代辩论俱乐部会议上表示,现有的资本主义模式已经油尽灯枯,无法从日益纠缠不清的矛盾中找到出路,世界正处于一场文明危机之中。普京批判西方价值观“经常徘徊在反人性犯罪边缘”,强调俄罗斯将遵循理性保守主义的原则发展。

 在普京看来,俄罗斯保守主义是一种健康、理性、温和的保守主义,它“植根于久经考验的传统,是评估自己和他人的现实主义,是对目标设定的审慎计算和对优先事项的精确判定,是必要性和可能性的相互协调,它彻底拒绝将极端主义作为行为方式。”有俄罗斯专家认为,普京认为的这种俄式保守主义的核心在于:一是奉行反西方主义、反全球主义、反自由主义,倡导主权民主,从听命外国指令推进国家转型转向植根于历史遗产和国家认同的保守主义进化论;二是强调通过渐进性改良维系社会平稳,反对激烈变革和流血革命;三是强调世界需要以传统的性别、家庭观念作为牢固的道德基础,并以此摆脱日益深重的道德伦理危机。

 俄罗斯保守主义回潮并非孤立现象,它与西方自由主义的落潮相互映衬、彼消此长,也在其他国家找到了相应的拥趸。

 俄罗斯保守主义回潮并非始自今日,它从21世纪初就开始积聚、发酵、传播。2009年,统俄党将保守主义正式列入党纲,倡导以“社会保守主义”为指导的国家现代化战略,这标志着保守主义正式被官方吸纳,成为以稳定与发展为目标、避免社会停滞与革命的指导性意识形态。2013年底,普京在总统国情咨文中引述俄罗斯哲学家别尔嘉耶夫有关“保守主义并非是阻止前进和向上的运动,而是防止倒退和向下的力量”的名言,强调俄罗斯保守主义既基于历史经验,又面向未来发展,是“传统与革新的合理结合”。之后,保守主义在俄罗斯呈现出高涨态势,成为内外政策的核心叙事。

 俄罗斯保守主义回潮的重要背景是对历史上各种类型的革命以及冷战后西方自由主义泛滥所造成乱象的反思。就前者而言,俄罗斯保守主义者强调俄国历史的延续性并对历史进行了较深刻的反思。就后者而言,俄罗斯保守主义者认为,西方自由主义泛滥诱发了社会层面的道德沦丧、国家权力的日益衰微和国际层面的西方至上,导致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国家与社会的整体性衰败。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俄罗斯政治与文化精英希望重构社会共识,将保守主义作为实现俄罗斯现代化转型的思想源泉。

 普京强调,俄罗斯保守主义是“乐观主义者的保守主义,我们相信,稳定、成功的发展是可能的。”然而也有人认为,尽管保守主义目前在俄罗斯几成主流意识形态,但它并未达到其倡导者所期望的那样,对国家发展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从经济层面看,苏联解体之后的“去工业化”并未得到有效遏制,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俄罗斯也未能成为弄潮儿,未来仍将面临应对气候变化和推进能源转型的双重挑战。莫斯科卡内基中心近期发表报告称,高度的社会冷漠正成为俄罗斯社会“新常态”,或将引发其他系统性危机;而2008年以来,俄通过俄格战争、克里米亚危机、出兵叙利亚等军事行动取得了一些地缘政治收益,但也遭遇了西方的制裁。

 分析人士认为,预计未来15年,俄式保守主义仍将是俄罗斯的主流意识形态,它可以保障俄罗斯不再重蹈历史上的一些覆辙,但能否助力新条件下的现代化进程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作者冯玉军教授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世界知识》2021年第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