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郑继永: 韩国大选目击记
  发布时间: 2022-04-08   访问次数: 1033

 在本次韩国大选中, 李在明惜败, 尹锡悦胜出。选举过程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以下就以本人目击为主, 谈一下对本次韩国大选的观感。

此次大选共有14位候选人,其竞选海报在街头一字排开。

  韩国大选的几个阶段  

 党内竞选是第一个阶段。党内竞选是根据党员投票与社会民调结合,权重各有所不同。候选人自然得是本党党员,履行党员义务才行,不是党员则首先必须入党。尹锡悦本非国民力量党党员,所以最先要做的就是办理入党手续。这个阶段,各候选人的拉票活动大多集中于党内,通过对党内有关人士进行拜会、与国会议员和国会中的党内团队的接触,说明自己的竞争优势和政策主张,来提升人气。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事实上早在党内竞选阶段就已经介入,对竞选的各个环节进行监督与审查,看竞选的环节与程度符不符合规定。

 电视辩论是党内竞选的关键的环节。各候选人不但阐述自己的主张,也会使出各种解数攻击对手,同时也要防御并解释所受到的攻击。像尹锡悦就在竞选过程中受到了洪准杓、元熙龙、柳承旼等关于其夫人涉及巫术、股票与房地产等的攻讦。李在明也在大庄洞开发等问题上受到李洛渊的攻击。事实上,在辩论过程中,各候选人也能提前感受到大选的残酷性,尹锡悦与李在明在大选中挥之不处的阴霾基本都是党内竞选辩论过的话题,而且在党内防御过程中所做的准备也在最后的竞选中派上了用场。

现场宣传活动

 党内竞选结束后,各党在规定时间将本党选出的候选人向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报备登记。未进行竞选和自行推选、自愿申报的候选人也需要向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报备登记。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定的环节之前,报备登记大选候选人需要缴纳数额不菲的保证金。如果该名候选人能够获得一定比例的票数,该保证金可以部分或全部退还。保证金制度一定程度上杜绝了“乱”参加的问题,相当于一定的惩戒,要是没有可能就尽量不要消耗国家的资源。

 此后就进入了选举运动期间。这是一个让民众了解各候选人的重要阶段,各候选人可以通过各类广告与宣传,申明自己的政见与主张,如通过自媒体与社交媒体进行宣传,但不得出现在各类现场。只有在规定的造势期间才能举办大型的现场宣传活动。选举运动期间,各候选人背后的支持势力,尤其是媒体也会举行各种各样的民调,来为各自的候选人营造形象。

 这一期间,舆论调查是一个非常有看点、也有意思的现象。按规定,发布各类民调要经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批准。但实际上,此次大选中,各类舆论调查倍受争议,相当多的调查并没有发挥出民意“调查”的作用,而是起到了“操纵”民意的枪手作用。据称,由于媒体背后的金主多是保守派,此次大选的民调大多数反映了保守派的想法,他们也对李在明提出的彻查“监察机构与媒体的勾联”很恐慌。在选举过程中,多次出现尹锡悦票数超过李在明多达10%甚至20%的“民调结果”,但最终的差距却只有0.73%。由此可见,所谓民调未能发挥其“正常”作用。

本文作者(前右)在共同民主党竞选造势现场考察

本文图片均为作者现场拍摄

  选举造势是临门一脚  

 在选举造势阶段,拉票是重要的一环。虽然在选前就有判断称,“铁票仓”中80%的人已经确定不会更改投票对象,但因为两位候选人差距不大,尹锡悦为丑闻所困,支持率出现大幅游动,而李在明支持率迟迟不能突破35%的禁锢,因此处于中间的“摇摆”人群与地区就成为争夺的对象,这也就使得造势活动成为激烈的对决现场。造势活动有法定的时间限制,大约是在正式投票的前一周左右,候选人及选举团队可以在各地开展实地的游说造势。

 造势现场安排很有序,有候选人本人参加的活动场所大多会布置T台,设置灯光、音响、摄像等设备。候选人不亲临现场的活动则简化一些,如设置于卡车上的临时小型舞台。在现场周围,工作人员会对可能的危险区域设置专人负责看管,如地铁通风口上不能站人、离T台保持12米的距离、人群间隔中有专人负责保持社交距离并防止拥挤、保留通道供紧急情况时使用等。同时,还有造势工作人员在人群中领喊口号,以造成“此起彼伏”的效果,将群众带入到氛围中来。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啦啦队。年轻人是最重要的争夺对象,由少男少女组成的啦啦队热情奔放的表演,推动着韩国民众冒着疫情参加造势活动。各候选人事先都设计好了象征本人及本党的标志性动作与歌曲,如尹锡悦就是由下而上的勾拳,李在明则是比心与竖大拇指。啦啦队卖力的歌唱与火热的表演一般放在候选人来到现场之前与之后,先是带动氛围,后是将氛围推上高潮。

 主持造势活动的非候选人也很卖力。候选人不可能去到全国每一个地方,这就需要选举团队内另外的大佬去站场,一般是由党首或该选区的国会议员或有影响力的人物出面,对候选人的政策做推介宣传。事实上,这些人的影响力并不比候选人差,因为他们更接地气,更能做出针对性的宣传。如尹锡悦团队就让安哲秀到全罗南道、全罗北道去做宣传,以造成对李在明釜底抽薪的效果;李在明团队则派出了李洛渊这个全罗南道出身的前国务总理、共同民主党大佬出战全罗南北道与光州地区,以扩大在全罗道地区的优势。两人甚至就像摆擂台一样同时举行宣传造势活动。

 现场造势活动火热拉风,网络也成为造势的另一主要战场。各候选人都亲自出马,本党也积极配合,做短视频、政治广告,争取做到网络全覆盖。同时,本方的著名人物与流量博主也大力宣传自家、攻击对方。特别是在年轻人中,YOUTUBE和脸书等社交媒体点击量很大,所以这部分的宣传很用心、也很及时。如有关尹锡悦及其夫人大部分的黑料与负面信息均由“首尔之声”“开放空间TV”等网络电视台首播,影响很大。

 在这些可视化的工作之外,相关的幕后工作也很辛苦。各个竞选团队都设立了“作战情况室”,本方、对方的情况,各方面的反应,都要在下一时间段候选人的讲话中有所反映并做出针对性的举措。因此,各团队内都有大量的人力夜以继日地在高效收集、处理各种信息和情况,甚至国际上的评价,尤其是中美等主要大国的评价。

 竞选活动在整体部署与安排下,大多有条不紊地推进,但也会有意外发生。如安哲秀的游说团队中就有两人因天冷而将工作车辆的门窗关死,导致窒息身亡。民主党党首宋永吉在参加造势活动时也被极端人士铁锤击打而受伤。

 总的来看,韩国的选举就是一面多棱镜,折射出了韩国政治的多种色彩,也反映出了很多的问题。

作者郑继永教授为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世界知识》2022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