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宋国友:美取消俄最惠国待遇外溢效应几何
  发布时间: 2022-04-09   访问次数: 11

美参议院日前正式通过取消俄罗斯最惠国待遇的法案。根据该法案,美国将不再认为俄罗斯享有世界贸易组织成员所拥有的最惠国待遇,并因此对俄罗斯出口美国的商品加征非优惠关税。

 按照美国关税表,如果一国享有最惠国待遇,则其产品的平均关税在3%以下。若被取消最惠国待遇,将可能会被征收平均为20%甚至更高的关税。取消最惠国待遇通常会引发国家间剧烈贸易冲突。例如,上世纪90年代中美贸易摩擦的重要源头之一就是美国威胁要取消中国最惠国待遇。从美俄双边贸易统计数据看,美国2021年从俄罗斯进口商品总额近300亿美元。若照此计算,俄罗斯出口美国商品可能将被多征收逾50亿美元关税。但具体到俄罗斯对美出口,情况则极为特殊。因为俄罗斯对美出口中,能源产品就占了160亿美元。而根据美国关税表,美国对能源类进口,例如原油,非优惠关税与优惠关税的差异并不大,而且占进口价值的比重也不高,约为0.2%。其他60多亿美元的金属和资源类产品,有些关税为零,而另外一部分关税增长也并不明显。

 因此,与美国已对俄罗斯采取的各种经济制裁措施相比,再考虑到俄对美出口商品结构及规模,美国取消俄罗斯最惠国待遇的实际影响非常有限,更多是美国向俄罗斯及国际社会所传达的一种遏制到底、极限施压的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仅仅只有美国取消对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事实上,拜登政府早在3月11日的七国集团峰会上,就已经宣布将和其他成员一起取消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由于是否取消最惠国待遇是贸易政策,属于国会权力范畴,所以需要走程序。如果美国国会不批准,美国将无法兑现对欧洲盟友的承诺,也将动摇欧洲对俄经济制裁意志。随着美国正式取消俄罗斯最惠国待遇,七国集团其他成员及欧洲国家将会一并推进对俄取消最惠国待遇。如果把欧洲考虑在内,那么影响将会急剧扩大。因为欧洲是俄罗斯第一大出口对象。

 不管怎样,美国取消俄罗斯最惠国待遇产生的实际冲击远没有美国禁止从俄罗斯购买能源破坏力强。但对于经济影响之外的其他外溢效应,值得国际社会关注。

 一是对世界贸易组织合法性的长期冲击。俄罗斯仍是世贸组织成员,而世贸组织的核心原则之一是最惠国待遇原则。现在美国为了对俄施加更大压力,不仅单方面取消了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而且联合其他盟友共同促成此事。同样是惩罚性经济制裁,但在某种意义上,这比美国对外的单边制裁更为恶劣。这表明美国可以无视世界贸易组织的基本原则而通过国内程序,终止其国际责任。世贸组织的影响力和公信力将被削弱。

 二是对欧洲的负面影响。欧洲取消俄罗斯的最惠国待遇,表明其进一步融入到美国对俄战略设计中。欧洲从对俄贸易、尤其是能源贸易中获得巨大利益。如今欧洲与美国一道,不断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将会给欧洲带来双重损失。其一是经济利益损失。通货膨胀急剧上升,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欧洲今年经济将会遭遇重大挑战。其二是政治信用损失。欧洲并没有展现出强大的战略自主意识,在各种因素推动之下,与美国高度捆绑,难以在全球政治中发挥应有的战略作用。

 三是经济权力对抗对世界经济体系的负面影响。对美国而言,经济权力表现为植根于其市场规模的贸易权力,而对俄罗斯而言,经济权力表现为立足于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的能源权力。这两大权力都被认为是具有世界性的不对称影响。现在,美俄这两大权力激烈对抗。美国希望借助取消最惠国待遇以及禁止能源进口的方式压制俄罗斯的能源权力。无论最终哪种权力取得相对优势,都将给世界经济体系带来严重的消极影响。一国的经济权力被放大,国际经济的政治化和安全化趋势将更为显著,这会极大扭曲市场对资源的配置,动摇原有国际经济秩序。

(作者宋国友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