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 冯玉军: 俄乌冲突是世界秩序的重要分水岭
  发布时间: 2022-05-29   访问次数: 374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在“俄乌冲突的影响与启示”线上论坛中表示,俄乌冲突是冷战结束之后,甚至是二战结束之后,国际秩序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世界秩序发展的重要分水岭。整个大变局正在加速运动,中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也进入了自改革开放以来重要的关节点,中国选择什么方向,选择什么战略和政策,对未来的安全和发展至关重要。

冯玉军说,俄乌冲突已经进行了三个多月,并没有像俄罗斯期望的那样速战速决。影响这场战争进程的因素有很多,目前看来双方进入了相持阶段,未来战场上具体的态势还很难预测。双方经过几轮和谈尽管曾经达成过一定的成果,但是最近由于战场态势的变化和整个国际形势变化,和谈陷入了僵局,而且两国在根本问题上的立场是相左的,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就取得最终进展。无论最终进程如何,这场冲突的影响已经显现出来了。

冯玉军指出,从对俄罗斯的影响来看,俄罗斯受到了很多国家政治上的孤立、经济上的制裁。在战争的到来时候,低位政治已经让位于高位政治:对经济合作、金融合作等问题的关注已经迅速退居次位,对于和平与战争的关注很快升高。在经济制裁的背景之下,未来一段时间内,俄罗斯的经济发展还会呈现下降态势。国际金融机构以及俄罗斯官方部门预测今年俄罗斯的衰退可能会达到10%,未来几年也不会呈现迅速好转的状态。而且在战争爆发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有20多万知识精英和财富精英离开了俄罗斯。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未来在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体系中的影响力会大幅度衰退。”冯玉军说,如果关注俄罗斯历史,可以看到每一次对外战争的失利都有可能引发俄罗斯国内颠覆性的变化。大国雄心与实力不足之间的张力,会成为影响俄罗斯未来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至于俄乌冲突是不是会引发俄罗斯国内的变化,还需要紧密观察。

至于俄乌冲突对乌克兰的影响,冯玉军说,冲突让乌克兰损失惨重。在战火的蔓延之下,乌克兰的很多城市化为瓦砾,基础设施遭受了严重的破坏,1,400万乌克兰人沦为了难民,其中有600万人离开了乌克兰,有800万人仍然留在乌克兰境内。但是与此同时,乌克兰的国家战斗能力比2014年有了明显提升。乌克兰国内曾经存在的不同民族、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也在迅速弥合。乌克兰的国家认同在冲突之下有了明显的提升。战后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之下,乌克兰会进入战后重建的阶段。目前欧盟已经在审议乌克兰的入盟的申请,乌克兰融入欧洲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

冯玉军表示,对于欧洲来说,这场冲突是冷战结束甚至是二战结束以后,欧洲前所未有的一场严重的地区冲突,会给欧洲的格局演变带来非常重大的影响。欧盟受到了难民危机、主权债务危机、英国脱欧危机之后的又一次严重的安全上的挑战。但与此同时,在冲突的刺激之下,欧洲国家的团结也被激发出来,特别是两个欧洲的大国,法国和德国逐渐改变了以往试图通过以绥靖、安抚的方式来和俄罗斯达成妥协的办法,现在也越来越多向俄罗斯施加经济和安全上的压力。冷战结束以后,曾经一度迅速发展的俄欧关系也跌至了冰点。

“从北约角度来看,俄罗斯的战争行为成为了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冯玉军说,在战争的背景之下,北约加强了在东欧的前沿军事部署,很多北约国家的军费开支现在迅速提高到了GDP的2%以上。这是之前特朗普政府怎样施压都没有做到的。芬兰和瑞典这两个传统的中立国家也提出了加入北约的申请。

冯玉军认为,从跨大西洋安全体系的框架来看,这场战争给美国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美国迅速改变了特朗普时期跨大西洋同盟关系分崩离析、北约进入脑死亡状态,跨大西洋安全体系正在得以重塑,美国的领导力在进一步的增强。

冯玉军说,这场冲突让一张铁幕重新在欧洲降落。至于是不是一场新冷战,他认为性质上是差不多的,但是规模与原来的冷战不可同日而语,美苏冷战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军事集团之间的对峙,是两大意识形态阵营的对垒,而现在更多的是整个欧洲对于俄罗斯的隔离。

冯玉军说,从整个全球态势来讲,这场冲突是冷战结束之后,甚至是二战结束之后,国际秩序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世界秩序发展的重要分水岭。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从全球安全治理的角度来看,最近几年以来,特别是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后,很多国家对于俄罗斯在安理会中滥用否决权表示出了强烈质疑。4月26日,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联大主席应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投出否决票后的10个工作日内召开正式大会,就否决权所涉内容进行辩论。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联合国的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安理会作为全球安全治理的核心地位受到了很多的质疑,作为二战战胜国论坛的作用已经被严重的削弱,未来联合国的改革究竟怎么发展?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采取什么方式进行调整?值得高度的关注。

第二,俄乌冲突产生了很多外溢效应。在俄乌冲突的影响之下,很多国家把中国和俄罗斯视为一体,片面认为中国在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所谓军事行动。在这种误判的影响之下,美国正在加紧重塑印太安全体系,形成一种多层次、多形式、多领域、跨区域的印太安全机制,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延伸威慑,来应对所谓中国的挑战。

第三,在经济层面,全球化正在进一步分化,世界经济体系正在加紧重构。最近几年以来,WTO受到了很多质疑,CPTPP等一系列地区性贸易和投资规则正在加紧建立。这次拜登的亚洲之行又提出了构建印太经济合作的倡议。在这种情况之下,全球化的分化、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断裂和重组将会强化。

冯玉军表示,在国际关系理论中,观念和认知本身其实就是事件的一个组成部分,人与环境相互作用,对于一个情境的定义会成为这个情境的一个组成部分,随之也会影响其后的发展。这次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其实也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冯玉军说,整个大变局正在加速运动,中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也进入了自改革开放以来重要的关节点,中国选择什么方向,选择什么战略和政策,对未来的安全和发展至关重要。

(来源:中评社,记者:张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