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宋国友:美经济衰退风险“山雨欲来”
  发布时间: 2022-06-24   访问次数: 147

来源:《环球时报》,2022年6月24日

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国会听证会上罕见地承认,美国经济有可能陷入衰退。尽管美国总统拜登和财长耶伦多次强调,经济衰退“并非不可避免”,但根据此前美国富国银行方面评估,目前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已超50%。

美国经济当前正处于困难境地,并非其宣称的健康或者“充满活力”。事实上,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经济距离衰退已经不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跌入衰退当中。

美国经济的风险集中表现为以下三个问题。一是通货膨胀。由于供应链紊乱、能源食品价格上涨以及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美国5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8.6%,创下过去40多年来历史纪录。美国通胀无论是和上一个月环比,还是和去年5月份同比,都保持着强大的惯性和动力,短期内很难看到缓解的趋势。根据机构预测,6月美国CPI可能继续超过8%。长期的高通胀对美国经济的伤害是巨大的,将会扭曲美国价格体系,动摇消费者预期,冲击美国经济稳定。

二是利率压力。为抑制快速攀升的通货膨胀,美联储今年以来已经3次加息,加息幅度从25个基点到50个基点再到75个基点,可以看出,加息进度明显缺乏前瞻性和主动性,颇有病急乱投医之感。而快速上升的利率正在推高美国经济的整体运行成本,给经济运行带来沉重压力。受基准利率升高影响,美国长期房贷按揭利率近期大幅提高了2个百分点,接近甚至超过6%。

三是金融风险。由于对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蔓延,美国股市投资者信心不足。今年以来,道琼斯工业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急速下挫,跌幅双双超过20%,均步入了“技术性衰退”区间。美国股市是美国家庭财富的重要来源地和蓄水池,股市大幅下挫意味着居民财富大为缩水,势将严重拖累美国国内消费,进而影响经济增长。

上述三个问题中,通货膨胀无疑是最关键因素。如果美国的通货膨胀能在短期内得到较好控制,将会给处理另外两个问题提供时间和空间。但如果通胀继续失控,将会放大后两者风险,从而伤及美国经济运行的基本面。然而,从美国通胀史的经验看,在通胀已经处于如此高位的情况下,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绝非朝夕之间就能做到。

以其他更为专业的指标衡量,美国经济衰退风险更加不容小觑。例如,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低于两年期国债利率这一倒挂现象,可谓是评估美国经济是否走向衰退的“黄金指标”。自1955年以来美国经济出现的11次衰退中,有10次预先出现了两者的倒挂情况,准确度超过90%。唯一的悬念是,出现倒挂现象多久之后美国经济就会进入衰退?从历史经验看,答案是短则半年,长则两年。而这一指标已在今年4月份出现了倒挂。

美国经济乱象丛生,困难重重,美国政府其实深有感知,但基于政治原因,目前美国官员们还在有意轻描淡写,甚至推诿塞责。当前美国政府应对通胀或者衰退的部分经济政策,要么时机落后,要么效果不佳,要么迟疑不决。在时机落后方面,美联储的加息进程本在去年下半年就可以启动,但在通胀已然持续一年后,才最终落地,最佳时机已经错过。在效果不佳方面,加大投放原油储备未能有效打压汽油价格,汽油价格未能显著下降。拜登政府正在推动中的暂停征收汽油税,即使获得国会批准,效果仍然有限。在迟疑不决方面,拜登政府内部对于是否取消对华高关税还是矛盾不断,决策迟疑,不利于从关税端帮助缓解目前的高通胀情况。

无论如何,在未来可预期的一段时间,全球经济将不得不直面美国经济下行带来的巨大风险。美国现在已经是世界经济的麻烦制造者。为实现其外交目标,华盛顿不断强化对外经济制裁组合拳,以及破坏性“重塑”全球供应链布局,给世界经济运行带来了严重挑战。各国都不得不疲于应对美国制造的不确定性风险。如果美国经济因为内部原因而陷入再度衰退,华盛顿将从麻烦制造者彻底变成危机制造者,给其他经济体带来系统性威胁。即便这一次能够避免衰退或者衰退程度不深,但美国政府为此所采取的各种政策工具,也将在国际上掀起飓风恶浪,冲击其他经济体的稳定运行。部分经济体,也将有可能再次重演历史,成为华盛顿为稳定其经济而牺牲的外部“代价”。

(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